翻页   夜间
闪舞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1153章 可是我不想你委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闪舞小说] https://www.35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电话声把沈蔓歌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南弦,见叶南弦的脸更黑了,不由得有些郁闷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是胡亚新打来的。

    沈蔓歌连忙接听了。

    “新儿,怎么了?”

    “你们回来了没有?现在这时间还是赶紧回家吧。早知道你出去了,我和文琦就不出门了。你说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有多么危险?知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呢?”

    胡亚新?N吧?N吧的说了一大通,说的沈蔓歌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她求救似的看着叶南弦,叶南弦直接讲电话拿了过去,低声说:“这就回去。”

    “哦,好。”

    胡亚新楞了一下。

    叶南弦这声音貌似不太好听啊。

    叶南弦才不管胡亚新那边怎么想呢,直接挂断了电话之后将手机放在了车里,然后发动了车子。

    沈蔓歌见他开车,也不好做什么,只能在副驾驶座上好好地坐着,却有点心神不定。

    叶南弦真的开始封杀蓝晨的话,估计蓝晨的日子会很难。

    她叹息了一声,然后瞟了叶南弦一眼,就悄无声息的把手机给拿到了手里,然后打开了微信。

    蓝灵儿正好在线,沈蔓歌连忙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如果老公生气了怎么办?在线等啊。”

    蓝灵儿这边刚洗完澡,看到沈蔓歌的消息,扑哧一声笑了。

    “怎么了?”

    宋文琦从身后抱住了她,将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别闹,我和蔓歌聊聊天。”

    蓝灵儿的脸色绯红。

    这个老色狼最近总是不老实,她都快要被榨干了。

    宋涛微微一愣,说道:“快过年了,不回去吗?”

    “你想回去?”

    蓝灵儿自然知道宋涛对叶南弦的感情,不由得问了一嘴。

    “听你的。”

    宋涛笑着说者,随即亲上了蓝灵儿的唇角。

    蓝灵儿觉得自己快要化成一汪春水了,她紧紧地拽住了宋涛的睡衣前襟,有些气喘吁吁的。

    沈蔓歌简直快要急死了。

    这个蓝灵儿到底在干吗?

    现在快过年了,总不至于还在录音棚录音把?

    想到这里,她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在不在?快救命啊!”

    短信的提示音让蓝灵儿猛然惊醒了几分,她有些娇嗔的瞪了宋涛一眼。

    “都怪你,都说了我和蔓歌聊天呢。话说叶南弦生气了,怎么哄?”

    宋涛跟着叶南弦时间很长,蓝灵儿觉得这个问题问他最合适了。

    宋涛笑着说:“如果对方是太太的话,那么你告诉她,叶总比较闷骚,没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一次不行的话就两次,总能把他给征服的。”

    这话说得蓝灵儿有些害臊。

    不过她还是把这段话发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红了几分。

    “灵儿,你变坏了,居然成了老司机了。”

    沈蔓歌连忙发了过去。

    蓝灵儿笑着说:“哪里哪里,我与你的距离还差得远呢。我先去忙了,你自便。”

    沈蔓歌顿时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口。

    她居然被蓝灵儿给抛弃了。

    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叶南弦眼角余光看着沈蔓歌脸色娇羞的样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还在生气啊。

    这个女人居然和别人聊天聊得如此畅快。

    最主要的是怎么还脸红了?

    她和谁聊天呢?

    叶南弦越想越不是滋味。

    怎么感觉自己被老婆给抛弃了呢?

    叶南弦猛然踩下了油门,车子蹭的一下飞了出去。

    沈蔓歌手里的手机差点被甩出去。

    “你怎么了?”

    她连忙握紧了手机,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叶南弦的脸色。

    叶南弦酷酷的说:“没事儿,这里没人,提提速。”

    “哦。”

    沈蔓歌说完就低下头继续刷微信。

    叶南弦有些不是滋味了。

    这个女人居然不知道哄一哄自己。

    他别扭着,沈蔓歌却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的,和蓝灵儿聊完天之后,白梓潼也发了一条消息过来,问她安然怎么样了。

    沈蔓歌快速的回复着,两个人一时之间聊得很是高兴。

    车子终于在萧老爷子这边停下了。

    沈蔓歌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说:“这么快就到家了?”

    “你还想绕着海城再开一圈?”

    叶南弦这话说的怨气十足。

    沈蔓歌缩了缩脖子,没有说什么,乖乖地下了车。

    叶南弦虽然生气,不过还是拿过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沈蔓歌不由得扬起了笑脸。

    “谢谢老公。”

    叶南弦酷酷的转过头去直接进了屋子。

    嗨!

    沈蔓歌被扔在那里,有些无语。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别扭啊。

    她快速的跟了上去,才发现叶南弦在门口等着她呢。

    “嘿嘿,就知道老公舍不得我。”

    沈蔓歌再次扬起了自己无敌的笑容。

    叶南弦是真心生不起来气了。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走吧,。”

    他朝着沈蔓歌伸出了胳膊。

    沈蔓歌连忙挽住了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很是热闹。

    宋文琦和胡亚新出去买了很多东西,此时正围绕着萧老爷子说着什么。

    萧老爷子现在特别的高兴,听着他们说话,时不时地提一点自己的意见。

    胡亚新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回来了,连忙说道:“外面冷不冷?赶紧过来喝杯茶暖和一下。”

    沈蔓歌这才想起不久前这一对夫妻虐她的事情来了。

    她连忙对叶南弦撒娇的说:“老公,我好冷哦,你抱我过去好不好?”

    胡亚新和宋文琦的嘴角顿时抽了一下。

    “沈蔓歌,你至于吗?我不就是在你面前秀了一把恩爱,你家叶南弦不在身边么?你至于这么刺激我们?拜托,你多大的人了?还让叶南弦抱着过来?你怎么不让他把你放在脖子上骑着?”

    宋文琦直接就怼了过去。

    叶南弦从宋文琦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信息量的东西。

    恩?

    他不在的时候宋文琦虐他老婆了?

    叶南弦冰冷的眼神淡淡的扫了宋文琦一眼,云淡风轻的转头一把抱起了沈蔓歌,一边走一边说:“别听某些人乱说,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小公主。”

    “我去。”

    宋文琦直接郁闷了。

    胡亚新的嘴角再次抽了一下。

    不是吧?

    不实传言叶南弦冷漠薄情么?

    这自然而然的情话是跟谁学的?

    沈蔓歌对此特别的满意,伸出手紧紧地环住了叶南弦的脖子,并且得意洋洋的看了宋文琦一眼。

    宋文琦哼了一声说:“搞的谁没有小公主似的。媳妇,来,咱们也抱一个。”

    说着直接抱起了胡亚新。

    胡亚新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闹了,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和蔓歌争什么?”

    胡亚新的声音不大,不过却让所有人听得个明白。

    叶南弦将沈蔓歌报了过去之后放下,亲自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她。

    “喝点茶润润嗓子去去寒气。”

    他的声线低沉醇厚,简直太好听了。

    沈蔓歌连忙接了过来。

    “好。”

    宋文琦也不甘落后,直接给胡亚新也续了茶。

    “来,媳妇,喝点热茶醒醒神。”

    叶南弦看了宋文琦一眼,淡淡的问道:“你们的婚礼快了吧?”

    “恩,怎么着?你还得给我准备点什么东西吗?”

    宋文琦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叶南弦点了点头说:“是,还要送你点东西,等婚礼那天再给你。”

    “好啊。”

    对叶南弦送的礼,宋文琦是来而不拒的。

    萧老爷子见他们都和和美美,成双成对的,笑着说:“今年这个年我算是高兴了。”

    “外公,以后每年都陪着你过年。、”

    沈蔓歌嘴巴甜甜的说着。

    “好。”

    宋文琦和胡亚新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神很温柔。

    大家现在基本上在讨论宋文琦和胡亚新的婚礼。

    沈蔓歌看了一眼,就在三天后。

    他们结完婚可就直接过除夕了。

    真好。

    宋文琦突然看着叶南弦和沈蔓歌说道:“五年前蔓歌嫁给你,好像婚礼不怎么样。”

    沈蔓歌顿了一下,然后连忙说道:“说我干什么?我们都结婚八年了,不管当初如何,现在过得好就醒了。”

    “话不能这么说,都说女人一辈子最在乎也最期待的就是穿上婚纱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我记得当年你结婚的时候很是草率,你娘家也没人,就是摆了几桌酒而已。”

    宋文琦这话让叶南弦也想起了八年前的那场草率的婚礼。

    与其说是婚礼,不如说是异常酒宴。

    他们叶家请了一些人,而沈蔓歌这边连个亲朋好友都没有出席。

    听到宋文琦这么说,叶南弦不由得觉得有些愧疚。

    沈蔓歌见他这样,连忙说:“哎呀,我不在乎的,你别听他的。”

    “沈蔓歌,你敢说你不在乎?每个女人最在乎的婚礼,你都没有亲人祝福,没有人牵着你的手走过红地毯,你敢说你不在乎?”

    “宋文琦,你够了。”

    沈蔓歌突然有些生气了。

    在乎又能如何?

    八年的时间都过去了,难道还能让叶南弦再娶她一次不成?

    叶南弦却低声说:“我确实欠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没必要,孩子都四岁了,我们过得好就行了。”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

    叶南弦却牵起了她的手,柔声说道:“可是我不想你委屈。”

    这句话顿时让沈蔓歌的鼻子有些发酸。

    这个男人啊!

    让她如何能够不爱?

    “我不委屈,能够和你在一起,婚礼不婚礼的无所谓。”

    “不,别的女人拥有的,我都希望你也拥有。宋文琦不是三天后结婚吗?咱们也在三天后补一个婚礼吧。”

    叶南弦这话一出,整个客厅都安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