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闪舞小说 > 荒古剑歌 > 第893章 青鸢玉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闪舞小说] https://www.35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告诉你?”

    李苛脸色忽然一变,眼神都有些陌生的意味。

    司雨忙后退一步。

    这并不是因为李苛的实力强大,而是因为在那一瞬间李苛身上的气势竟然是压过了她。

    气势这个东西并不像是威压灵气,威压与灵气就算是看不见,但是好歹在修者的眼中不算是什么摸不到的东西,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能量,但是气势这一种东西却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无缥缈。

    就算是顶尖的修者也难以解释气势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一个人身上的气势与这个人就经历的事情息息相关,就算是一个拥有着高修为的修者,在见到一位没有半点修为但是手里面却有着上百条人命的将军面前也是有些发憷。

    除非是这个修者手上的人命比那位将军还多。

    司雨有着不的修为,更兼具身体里面封印着不少的灵气,但是在李苛的面前就好像是手无寸铁的女子般,难以在李苛的身上找到什么疑点。

    于此,司雨更是对李苛充满了好:

    这家伙到底是有什么秘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司雨稳下身形来,眼神重新审视着自己之前还有些相信的李苛——这个家伙就像是投其所好一样,很就取得了墨羽那个憨憨的信任,让墨羽在短时间内就把对他的厌恶转变成了对他的一些钦佩。

    不知道墨羽这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起那个熟悉的名字,司雨竟然是有些不可遏制的让脑海中被那个名字所充满,脸上泛起淡淡的绯红,竟然是连当前最应该做的事情都忘记了。

    “司雨,你怎么了?怎的脸上有些红?”

    凌?C见到司雨与李苛之间好像有些不对劲,走到司雨的身旁问道。

    “没事,只是……只是被风吹的有些难受而已,毕竟是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这么大的风了。”司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神瞟向虚无缥缈有些泛黄的远方,“不知道墨羽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了,那一头黄毛貂鼠会不会为难他……”

    “为难他?”凌?C听到司雨的担心就像是听到了笑话,用有些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如果他是留在人类手里的话还需要我们担心,但是留下他的可是妖兽——墨羽那个家伙就算是真的笨,也绝对不会在那一头黄毛貂鼠的手里面吃半点的亏,除非是那黄毛貂鼠真的是异常的聪明,连墨羽也能骗了去。”

    司雨听见凌?C的这句话,却是一挑好看的眉毛,问道:

    “那黄毛貂鼠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什么聪明的妖兽,但是自古以来老鼠都不是仗着个体称霸,想必他们的巢穴之中也有着不少的黄毛貂鼠,更何况还有着那个声称要复活的黄风大王……这些加起来,就算是练法五重天的修者都难以应对,墨羽才不过是练法一重天而已,又怎么能够应付的过来?”

    司雨心里面对墨羽有着不的担心,以至于心里面下意思的瞧了墨羽的实力,放大了对面的实力。

    其实墨羽现在已经到了练法三重天的境界,只不过是因为与司雨他们分别,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休是练法一重天,就算是蛮力八重天,在那群黄毛貂鼠的面前也能够应对自如,否则的话,那还是继承了九天荡魔祖师传承的家伙么?”

    凌?C话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几分,引得周围的人对他们投以疑惑的目光,凌?C这才知道自己一时过了头,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再发出一声。

    “听你的这句话……好像是你对九天荡魔祖师的传承十分熟悉啊!”

    司雨目光上下打量了凌?C一眼,眼中充满了猜疑。

    凌?C双目一瞪,整个人登时愣住了,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几转,思考了许久方才道:

    “九天荡魔祖师的传承和其强大,其威力自然不可觑,尤其是在九天荡魔祖师的威名之下,南瞻部洲与北俱芦洲之中的大妖大怪几乎都奔逃至西牛贺洲——我估计凡是有些实力的妖怪,听到九天荡魔祖师的威名,以及感受到九天荡魔祖师的威力之时,都应当知道墨羽背后到底有着多么强大的背景。”

    司雨紧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目光也是一直紧贴在凌?C的身上,看其模样,好像是根本对凌?C所的这些是一点都不信。

    凌?C在这些时日的相处里面,也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并不像是墨羽一样神经大条,不是随随便便编出一个话题来就能够诓骗过去的——但是凌?C的这些话的确是出自于他的内心所想,就算是有其余的了解,也只不过是在不死山里面了解的其他的事情。

    眼珠子一转,凌?C忽然间注意到一个有些怪异的地方,于是乎对着司雨道:

    “不对啊,墨羽的实力你我也应该了解,就算是这座黄风岭里面真的有他打不过的敌人,凭借着他在危险之时的聪明劲,哪怕是打不过也应该安然无恙地逃脱才是。”

    凌?C上前一步,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司雨那漂亮却明显透露着慌乱的眸子,张开嘴缓缓地道:

    “你这么的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谁……谁担心他了,那个家伙自作主张将自己留在那个地方,他自己做出来的决定应当由他自己负责才是,我又怎么可能会担心他……对,我怎么可能会担心他呢?”司雨像是怕凌?C不信,又重复了一遍。

    这句话的是如此的言不由衷,就算是凌?C神经比墨羽还要大条也是意识到了这句话里面的不对劲,不过凌?C也没打算深究其中的意思,只知道司雨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们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李苛手里面揉、搓的一个青色的玉符,目光确实看向这黄风岭靠近中央的位置。

    “青鸢……你那个办法真的管用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