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闪舞小说 > 无限世界投影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算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闪舞小说] https://www.35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https://.a6ks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使无敌,岂是凡人所能窥探!”

    在那片区域中央,刘氏家主脸上露出冷笑,这一刻放声开口:“你们陈家纵使藏了一手又如何?”

    “终究还是免不了破败的下场!”

    伫立在那里,他放声大喊着,此前的忐忑至此彻底消失。

    老实说,在此前陈子灵突然出手,暴露出恐怖实力之时,他心中还担心了一下。

    与其余人一般,在此前,他也以为陈子灵不过寻常孕体,从未想过对方竟然还拥有着这等实力。

    所以在此刻爆发之后,他满心惊讶,甚至心中升起忐忑,有些恐惧。

    他在恐惧,害怕那黑甲男子不是陈子灵的对手。

    若真的如此,到了那时,他乃至于整个刘氏一族的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不过好在,这最糟糕的事最后终究没有发生。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陈子灵尽管实力强大,远超他们此前的想象,但是终究不是那位神秘上使的对手。

    这一战的结局,仍然没有什么意外。

    在眼前,听着他的话,陈经等人脸色铁青,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身为武者,他们的实力虽不如陈子灵两人,但是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

    在此刻,他们能够轻易观察到眼前的结果。

    陈子灵正逐渐落入下风,此刻正慢慢被压着打。

    这个结果无疑极其恐怖。

    若是陈子灵一旦战败,至此败亡,那么在今日,恐怕整个陈家便要不复存在了。

    抱着沉重的心情,他们紧紧盯着前方,望着陈子灵,心里此刻甚至都在祈祷着。

    而在战场的中央,两人的心情又各有不同。

    “结束了......”

    一击将眼前的陈子灵避开,黑甲男子脸色冷峻,这一刻眼中满是杀意:“虽然不知道你获得了什么奇遇,以至于让你走到了这地步。”

    “但今日之后,你的东西都是我的了......”

    他脸色冷峻,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将你的浑身骨头打断,将最残酷的刑罚加在你的身上,从你口中逼问玄功与秘法......”

    “真是让人期待......”

    他冷冷开口,声音一片冰冷。

    “痴心妄想......”

    冷淡的声音是对面传来。

    伫立在黑甲男子对面,陈子灵的脸色冷淡,这一刻冷冷开口说道,声音听上去十分冰冷。

    站在那里,他还在不断出手,手中不断挥舞,与眼前的黑甲男子交击碰撞,身躯却在不停的倒退。

    不知不觉间,他的脸色看上去已然有些苍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虚弱,有一种独特的衰败之气浮现。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黑甲男子冷笑一声,全然没有将陈子灵的话放在眼里,手中继续用力,便要将陈子灵击败。

    下一刻,一只手掌落下,裹挟着无比威视,轰然向着陈子灵身上砸去。

    以这一击中蕴含的力量来看,若是这一击真的砸实了,恐怕纵使是陈子灵也要落败,非死即伤。

    恐怖的劲气从半空中涌来,眼前便要落下。

    只是在这时,一阵异响声却突然响起。

    “住手!”

    一阵异响声轰然响起,从远处传来。

    在下方陈经等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下,一个容貌绝美,显得无比美丽的女子猛地上前,一把抓住了陈子灵,拉着他向后退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其甚至上前,与眼前的黑甲男子对了数掌,那种蓬勃的力量令人惊悸,丝毫不弱于下风。

    “什么?”

    望着这一幕,陈经等人顿时脸色一变,认出了那个人的身份。

    不是别人,正是陈新柔。

    尤其是陈一鸣与陈子德两人,此刻更是脸色大变。

    在当初,陈新柔便是被他们两人“救”下,随后一路带到陈家之中来的。

    而在此刻,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前看上去平平无奇,一副柔弱女子模样的陈新柔,竟然也是一个隐藏的大高手。

    先是陈子灵,再是陈新柔.....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在这时,陈经等人都有些怀疑人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述说自己的心情。

    到了现在,他们觉得,就算接下来再跳出几个高手出来,他们恐怕也会平静接受,对此一点都不惊讶了。

    已经有些麻木了。

    “是你!!”

    一阵惊天的声响从前方传来,伴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

    “找,到,你,了.......”

    一阵声响从前方传来,就这么一字一字的响起,其中既带着些惊讶,又带着些惊喜。

    “原来你躲在这里!”

    在前方,黑甲男子的身影再次出现,此刻望着前方出现的陈新柔两眼发光,一副热切的摸样。

    “狗贼!”

    陈新柔扶着陈子灵倒退,此刻一张脸庞之上满是冰冷一片,望着对面的黑甲男子冷冷开口。

    在不远处,听着他们两人的话,陈经几人心中一跳,这时候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这情况,眼前这莫名的黑甲男子之所以会找上他们,便是因为眼前的陈新柔了。

    他们陈家,完全是被殃及池鱼了。

    一念至此,想到了这一点,他们脸色一变,这时候心情都有些微妙。

    而在对面,刘氏家主却在大笑着,这时候脸色看上去极其开怀。

    当然,不论他们心情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到了眼前这种情况,那神秘的黑甲男子到底是不是为了陈新柔而来,已经不再重要了。

    事情到了眼下这地步,不论对面那黑甲男子的目的是什么,都不可能再放过陈家了。

    陈子灵与陈新柔两人若是败了,他们的下场注定会凄惨。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陈新柔的出手,其实是件好事。

    一念至此,陈经轻轻叹息,这时候心情无比的复杂。

    而在前方,战斗却再次开始。

    “很好,很好......”

    望着对面脸色苍白,此刻已经有些虚弱的陈子灵,还有此刻出现的陈新柔,黑甲男子笑了笑,这时候脸上满是热切:“这一次出手,倒是收获不小。”

    “不仅找到了一个身负机缘的小子,还能将你给抓回去。”

    “好,真是好极了!”

    他大笑着开口,这一刻脸色显得无比热切。

    而伴随着他的开口,一阵阵气息不断从他的身躯之上升起,在此刻浮现。

    恐怖的气势缓缓从他的身躯之上升起,这一刻比之此前还要恐怖,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在此前与陈子灵交手的时候,他竟然并未出全力,而是还留有余地。

    直到此刻,在陈新柔暴露之后,他终于不再忍耐,准备全力出手了。

    浩荡的力量从他的身躯之上扩散,那种恐怖的气机令人惊悸。

    在对面,感受着黑甲男子身上的气机升起,陈子灵与陈新柔两人脸色凝重,这一刻心中已经做好了决死之准备。

    浩荡的气息在涌现。

    在陈子灵两人身前,黑甲男子身上的气势越发强大,渐渐达到了一个更加深的层次。

    感受着这一切,在场的众人都面色凝重。

    他们知道,黑甲男子此刻正在调整着自己的势。

    等到其身上的气势达到巅峰之时,便是其出手之时。

    而到了那时,其所爆发而出的力量必将是石破天惊的。

    对于这个,在场众人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是在眼前,那一幕最终还是没有发生。

    砰.....

    一阵清脆的响声在此刻响起,伴随着一阵独特的破碎声。

    下一刻,在场的众人都直接愣住了。

    只见在前方,那黑甲男子的身躯已经僵住了。

    在其胸口之前,一只纤细的手不知何时已然伸出,直接将他的胸口捅了个大窟窿。

    那足以抵挡刀剑,刀枪不入的黑甲在此刻似乎没有起到丝毫作用,直接干净利落的便被人捅了个对穿,连一点反抗都不存在。

    在黑甲男子身后,一个挺拔的身影渐渐出现,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那里。

    那是个看上去十分挺拔的身影,容貌俊美而精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灵气,尽管年纪不大,但是一举一动之间,那种风采却无法掩饰。

    陈长铭默默站在黑甲男子的身后,随手一击,直接将眼前的黑甲男子击成了重伤。

    随后,他摇了摇头,轻声开口。

    “你的话,未免也太多了些......”

    轻微的话语在原地落下,声音尽管轻微,却准确在周围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在场的众人顿时僵住。

    “那.....是铭儿?”

    在陈经一旁,陈一鸣愣愣望着远处的陈长铭,这一刻整个人都懵了。

    当然,不止是他,就连其余人也是如此。

    作为陈家之人,他们自然清楚陈长铭的身份,为陈家的丹师,也是九峰城中最好的医师。

    但是正因为知道,所以此刻才会如此惊愕。

    从丹师到绝世高手,这个跨越可不是一般的大。

    在此前,陈子灵出手的时候,他们虽然同样惊讶,但勉强还能接受。

    陈子灵毕竟在过去便是强者,为陈家有数的强者之一。

    而陈长铭却是个丹师,而且过去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

    此刻一朝出手,柔弱少年化身猛虎,这种颠覆的印象,顿时令人印象深刻了起来。

    在事实上,别说是他们,就连对陈子灵此刻也愣住了,这时候呆呆望着对面的陈长铭,嘴角张了又张,愣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抱歉.....”

    伫立原地,陈长铭微微转身,望向前方独自站着,脸色苍白,显得有些虚弱的陈子灵,脸上带着些歉意:“我来晚了......”

    轻微的声音落下,随后,澎湃的力量从他的身躯之上涌现。

    独自站在那里,这一刻,他脸色平静,一种恐怖的力量从他的身上涌现。

    四方渐渐荡起一阵涟漪。

    在刹那间,一道身影迅速飞舞,随后在四周,无数的身影直接飞了出去。

    那种恐怖的力量,非人的速度,在这短短瞬间便直接展露无疑。

    绝对是最为顶尖的高手。

    “怎么....怎么会......”

    不远处,望着陈长铭的出手,刘氏家主此刻也懵住了,这时候心中已经完全乱了。

    在此刻,他只觉这一次完全是个失败的行动。

    先是陈子灵,后是陈新柔,再是此刻的陈长铭.......

    简直就像是捅了马蜂窝般。

    这陈家的水,太深了......

    在此刻,若是能再来一次,他一定会离陈家远远的,直接躲到一边去,再也不敢提半点陈字。

    但是到了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伴随着陈长铭一只手落下,恐怖的力量瞬间砸落,向着他的身上而去。

    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刹那间,他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就此倒在了地上。

    连同他周围的那些人也是如此。

    考虑到刘言奇的缘故,对于这些人,陈长铭没有直接干掉,只是出手将他们身上大部分的劲气直接卸掉,无声无息之间废了他们的一身武功。

    只是转眼间,眼前的局势一变。

    原本在四周围着,将陈经等人围了一圈的刘氏族人直接倒了一地,在瞬间失去抵抗之力。

    对于如今的陈长铭而言,单纯的人数已经失去了意义。

    力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人数便失去了意义。

    纵使此刻的敌手众多,但在陈长铭看来也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草芥罢了。

    当然,虽然对于他而言的确是如此,但对于眼前的陈经等人而言,这便又是一次恐怖的体验了。

    瞬息之间出手,不仅击晕了包括刘氏家主在内的几位孕体武者,更在眨眼间击破数百人,将数百人同样击倒在地。

    这等实力,已经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以至于此刻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望着眼前的陈长铭,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对于他们而言,今日发生的事无疑众多,一件比一件让人惊讶,让人称奇。

    不过在此刻,陈长铭却没有理会他们心情的想法。

    站在那里,他独自一人伫立,此刻默默转过身,望向了远处的陈新柔。

    “我想,你该给我个解释。”

    他望着远处的陈新柔,脸色平静,轻轻的开口说道。

    听着他的话,在远处,陈新柔的身躯一顿,随后脸上露出了苦笑。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了。

    在片刻之后,眼前的战场被收拾干净。

    那些刘氏的族人除了少数跑了之外,其余大部分都被抓住,被全部关押了起来。

    而陈长铭则独自来到了一处房间,在其中与陈新柔的交谈着。

    “如公子所猜想的那般......”

    望着眼前陈长铭的模样,陈新柔轻轻一叹,随后开口:“我本是元州冥王宗的弟子,只是在闭关之时被仇家暗算,才不得已逃到这荒域之中,辗转变成了此前模样。”

    “若非此前公子的舅父出手,我此刻已经不知沦落何地了......”

    她轻轻叹息,声音在原地回荡着。

    “冥王宗.....”

    陈长铭念着这个名字,莫名的想到了冥王观想法。

    在此前,从眼前的陈新柔身上,他便获得过一门名为冥王观想法的修行之法。

    想必这冥王观想法,便是这冥王宗的武学了吧。

    “那么此前那些人呢?”

    站在原地,过了片刻,他继续开口问。

    “我不知道......”

    听着陈长铭的话,陈新柔的脸上露出了苦笑:“我此前被人暗算,但具体是谁暗算我,我却并不清楚。”

    “这些人是那人的手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这些人与刘家勾结,与刘家有些关系。”

    陈长铭脸色平静,轻声开口道:“通过刘家家主等人,或许能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在此前的时候,黑甲男子的追随者,那几名黑衣仆从已经被陈子灵解决了。

    而黑甲男子本人最后也被陈长铭解决了。

    当时下手一时爽,却导致现在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想要知道些消息,也只能从刘家家主等人口中打探了。

    “此前的事,你尚且失忆,就先不提了。”

    陈长铭转过身,继续望着眼前的陈新柔:“那么如今,这件事又该怎么说?”

    “这次我陈家之中,可有不少人死伤。”

    尽管有陈子灵与陈长铭两人先后出手,但中间到底有些缓和的时间。

    在陈子灵出手之前,陈家之中便有不少人受伤乃至阵亡了。

    这些人都是实实在在的,因为眼前的陈新柔而死。

    若非她的存在将那黑甲男子引来,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

    “抱歉.....”

    望着陈长铭,陈新柔苦笑一声,这时候脸色不由迟疑了一下:“我此刻身无长物,没法抚恤,唯有身上还有些法门,在凡人武者中还算不错,或许可以弥补一二。”

    “当然,对于阁下而言,这或许不算什么,却也是一份心意。”

    在此刻,她望着眼前的陈长铭,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连忙补充道。

    “还有此次救命之恩,同样无以为报。”

    她望着眼前的陈长铭,脸上露出些迟疑。

    与周围其他人不同,在她想来,眼前的陈长铭同样为修行者,恐怕根本看不上那些凡人武学。

    想要满足他,恐怕必须大出血了。

    于是,在迟疑片刻之后,她摇了摇牙,开口道:“我有一门心剑之法,为心神一道的无上秘法,若是公子不嫌弃,便.......”

    “不必了.....”

    陈长铭嘴角一抽,听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如此开口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