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闪舞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1154章 我从来没觉得你做错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闪舞小说] https://www.35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南弦,你疯了吧?”

    宋文琦直接跳了起来。

    “三天后我的婚礼,你要一起补办婚礼,摆明了你是想要抢了我媳妇的风头是吧?你是欺负我不是海城四少是么?”

    “是啊。”

    叶南弦直接回答了,反倒是把宋文琦给噎在了哪里。

    沈蔓歌笑了一下,连忙拽着叶南弦说:“算了,别闹了,看你把我表哥吓得。等回头他参加不了婚礼了,你小心我嫂子闹你。”

    “就是,可不许吓唬我男人。”

    胡亚新连忙挽住了宋文琦的胳膊。

    “不一起?”

    叶南弦很是认真的看着沈蔓歌问道。

    沈蔓歌的心猛然加速了几分。

    婚礼啊,或许还真的是期待的吧。

    “算了,不凑热闹了。”

    沈蔓歌淡笑着,不过眼底划过一丝遗憾,却被叶南弦很快的捕捉到了。

    “那就两天后,比他早一天。”

    叶南弦这话说的真的很欠揍啊。

    宋文琦讽刺的说:“说的很轻巧,就两天时间,估计给蔓歌做婚纱礼服都来不及。”

    “蔓歌有礼服和婚纱。”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不由得楞了一下,她不由得想起了八年前那件礼服。

    是那件吗?

    宋文琦却怎么看叶南弦都觉得不顺眼。

    “呦,你该不会让蔓歌穿着八年前的礼服结婚吧?”

    “不会,新做的,明天就空运回来。”

    叶南弦这话一出,沈蔓歌直接愣住了。

    “你什么时候做的?”

    “三个月以前找人做的,那时候我就想着给你一场婚礼了,不过事情太多,礼服也没有做好,所以一直拖着。反正年底都凑热闹,咱们不如把婚礼办了吧。”

    叶南弦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沈蔓歌看得出来,他早就运筹帷幄了。

    宋文琦有些不乐意的说:“你在我们前面结婚,又要挡住我们的风头了。拜托,你就算对我有意见,也给新儿留条活路成不成?”

    这话说得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她看向了胡亚新,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抱歉啊。”

    “有什么好抱歉的,婚礼这天,我们都是最美的新娘子。”

    胡亚新倒是不太在乎这个。

    叶南弦见宋文琦这么说,想了想说:“那我们就四天后吧,正好大年三十,热闹。”

    “好。”

    萧老爷子直接拍板了。

    沈蔓歌突然有些激动。

    即便是两个孩子妈了,在听到自己即将举行婚礼的时候,她还是不可抑制的高兴很多。

    这里面最高兴的就是萧老爷子了。

    三天后作为宋文琦的外公,看着宋文琦把媳妇娶进家门,四天后作为沈蔓歌的外公,亲手握着沈蔓歌的手走过红地毯,送沈蔓歌出阁。

    他觉得老天爷对他简直太好了。

    萧老爷子定下之后,几个人就开始准备去了。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回了房间。

    沈蔓歌有些呆愣的说:“真的要补办婚礼呀?”

    “你不喜欢?”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着实觉得亏欠了她太多太多了。

    沈蔓歌不好意思的说:“到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觉得我们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补办婚礼,难免被人笑话。”

    “谁敢笑话你?别的女人有的,我都希望你有。以前欠你的,我也会努力的弥补。蔓歌,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希望你好好地,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了。”

    沈蔓歌突然有些感动。

    她欺身上前,一把抱住了叶南弦,直接单刀直入的踮起了脚尖,将自己温热的唇堵上了他的薄唇。

    叶南弦的身子猛然一僵,下一刻直接化被动为主动,将沈蔓歌扔到了床上,随即欺身而上。

    她猛然想起了蓝灵儿的话,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事睡一觉不能解决的事情。

    沈蔓歌妩媚的看着叶南弦问道:“你还生气么?”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如果我说还生气呢?”

    “心眼怎么那么小呢?我都这么卖力了,天知道我的老腰都快断了。叶南弦,你不爱我了。”

    沈蔓歌说着就嘟嘟起了嘴巴。

    叶南弦笑的十分满足,直接将她连人带被子的抱进了怀里。

    “傻样。”

    “也就对你傻。”

    沈蔓歌笑眯眯的,那好看的眸子里星星点点的,全是叶南弦的影子。

    “睡吧。”

    叶南弦也舍不得折腾她了。

    沈蔓歌却打着哈欠说:“不行,嫂子找我有事儿,本来打算去找蓝晨办事儿的,现在你把他给罢免了,我找谁给我办事儿去。”

    “你在怪我?”

    叶南弦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没有没有,真没有。”

    沈蔓歌连忙摆手。

    开玩笑,好不容易把这货给伺候舒坦了,也不生气了,她是脑残呢?居然又把这事儿说出来了。

    叶南弦见她求生欲如此之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杨帆还在歇着,虽然他现在身体有点问题,不过调查什么东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杨帆么?”

    沈蔓歌顿了一下,嘴里喃喃自语。

    叶南弦知道她还有心结,拍了拍她的后背说:“给他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杨帆是背叛过你,不过当时情况特殊,你也知道的,方倩对他有养育培养之恩,更是他原先的主母,这事儿还真的怪不得他。况且他的腿也是为了你断的,这一点你该清楚。”

    “我知道,我也清楚他不会再背叛我了,只是突然间启用旧的暗夜是不是不太好?”

    沈蔓歌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你也知道,原先的暗夜是上面给配置的,他们不管有什么消息,我觉得上面都有可能知道。如今我们是为了帮助湛翊大哥和嫂子,如果被上面知道的话恐怕不太合适。”

    叶南弦听沈蔓歌这么一说,不由得楞了一下。

    “那让杨帆来新的暗夜执行任务?”

    “也不妥。旧暗夜都是杨帆的人,自然听他的。但是新暗夜是蓝晨的人,你觉得他们会听杨帆的吗?”

    沈蔓歌这话说完,立马看了一眼叶南弦,见叶南弦没有生气才松了一口气。

    她真的不是为了蓝晨求情的,天地良心啊。

    叶南弦见沈蔓歌像小老鼠似的偷瞄着他,不由得叹息着。

    “我封杀蓝晨的意义你知道是什么吗?”

    “知道啊,为了逼他一下,让他彻底看清方太太的真面目,也为了让方太太知道,没有了蓝晨,她连吃饭都成问题。”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

    “所以你还觉得我做错了?”

    “没有,我从来没觉得你做错了。”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我只是有些纠结让人去办这事儿。”

    叶南弦也有些纠结了。

    “不然让阿飞过去吧。”

    阿飞是叶南弦的人,也是从暗夜里面出来的,自然和蓝晨也熟悉。这个时候阿飞回去也是最合适的。

    沈蔓歌点了点头。

    “睡吧,瞧你困得,黑眼圈都出来了。”

    叶南弦有些心疼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却低声问道:“四天后你真的要给我补办婚礼吗?”

    “恩。”

    “老公,谢谢你。”

    沈蔓歌紧紧地圈住了叶南弦的腰围,打着哈欠睡着了。

    见她睡的如此之快,叶南弦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

    他将沈蔓歌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之后就去了书房,打开了电脑。

    电脑上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叶南弦双手敲击着键盘,一行行的代码直接发了出去,没多久,电脑屏幕就出现一连串的数据和图案,赫然就是他给沈蔓歌准备的婚纱和礼服。

    他没有告诉沈蔓歌的是,这婚纱和礼服是他亲手设计的,不过是让意大利手工给缝制的而已。

    叶南弦的唇角微微上扬,即便是结婚八年了,他依然多了一丝期待。

    期待着他和沈蔓歌的婚礼。

    将电脑还原之后关闭了,叶南弦起身回到了卧室。

    沈蔓歌睡得正香。

    叶南弦怕自己身上的寒气碰到了沈蔓歌,先去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之后才上了床。

    沈蔓歌下意识地靠近了叶南弦,并且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

    叶南弦却觉得浑身紧绷,某个地方再次复苏了。

    天啊,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折磨。

    叶南弦不敢动,沈蔓歌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胸口上,一下一下的,就像羽毛刷过似的,让人热燥不已。

    好不容易硬扛着睡着了。

    萧老爷子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宋文琦要结婚,沈蔓歌也要举行婚礼,这对他来说简直太兴奋了。

    阿勇见他睡不着,笑着说:“不如我陪你下盘棋?”

    “可以有。”

    萧老爷子拿出了象棋,直接和阿勇在客厅里摆上了。

    “家主,这离婚礼还有两三天呢,你如果都这样兴奋的话,到时候恐怕会精神不挤的。”

    阿勇有些担心的说着。

    萧老爷子前段时间的身体不是很好,如今被高兴充斥着,阿勇真的有些担心。

    萧老爷子却摆了摆手说:“我没事儿,你放心吧。我这一辈子也没这么热闹过。你就让我高兴高兴吧。就像我那个老太婆,现在想要高兴都没机会了。”

    说道这里,萧老爷子的眸子突然划过一丝怀念。

    阿勇知道他又想起太太了,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将棋盘摆好了。

    “家主,你先来吧。”

    “你先。别回头说我欺负你。”

    萧老爷子和阿勇聚精会神的开始下棋,谁都没有看到外面闪过了几条黑影,然后彻底的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